一年推出四款社交產品,百度社交難在哪?

2 評論 7458 瀏覽 17 收藏 13 分鐘

編輯導讀:盡管社交產品的市場幾乎已經飽和,但是還有很多企業不斷研發新產品,希望能獲得用戶的認可,其中就包括“巨頭”百度。百度今年已經推出了四款社交產品,但始終沒有引起多大的水花,這是為什么呢?本文將從四個方面展開分析,希望對你有幫助。

繼匿名社交App“聽筒”、語音社交App“音?!?,視頻社交App”一起吧”之后,“有噗”是百度今年推出的第四款社交產品了。

回歸到百度本身,盡管社交新產品不斷,但始終都沒濺起多大水花,百度社交到底難在哪?

主打興趣社交的“有噗”近日已上線蘋果應用商店,筆者下載體驗之后,發現其在玩法和創意點上都有提升。但如今的社交賽道已越發擁擠,以興趣社區切入社交的“有噗”,是否能給百度社交打開一扇窗?

01 主打“興趣社交”,“有噗”APP有哪些獨特玩法?

有噗的玩法徹底貫穿了“興趣”二字,簡而言之,這是一個年輕態的興趣學習社區平臺。在首頁設計上,有噗分為挑戰(首頁)、廣場、拍攝/上傳發布、消息,以及個人中心等4個模塊。目前僅提供IOS版,安卓端暫未上線。

在“挑戰”頁面,用戶可以看到其他用戶的挑戰內容,根據系統劃分,挑戰內容有美食、運動、舞蹈、音樂、攝影、知識、繪畫這七大類別,優質內容會顯示在推薦中。用戶可以通過文案+圖片/視頻的形式來參與挑戰。

在廣場里,用戶每日發布的打卡內容,將通過瀑布流的形式展現給他人,玩家可以對優質內容進行點贊,并且關注對方,與對方一起成長和進步。

有噗的開發者是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。天眼查顯示,百度在今年6月注冊有噗相關商標??梢钥吹?,百度在社交細分賽道上扎得越來越深了。

02 百度社交進化史

在中國,做社交的程度不亞于電商。在強關系鏈的熟人社交中,騰訊的QQ和微信已經做到了極致,成功覆蓋國內絕大多數互聯網用戶,想要在這條賽道上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小。

在此情況下,弱關系鏈的陌生人社交賽道就成了巨頭們的必爭之地。由于陌生人社交的特殊性和不確定性,在未來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,但是競爭也不容小覷。

既有早期以陌陌探探為代表的荷爾蒙社交軟件,又有以soul為代表的語音社交軟件,此外還有像Blued這樣的瞄準特殊市場需求的垂直社交軟件。

在失去先發優勢的移動社交賽道中,百度行走的異常艱難。迄今為止,百度曾推六七個社交產品,但很可惜大多數都是雁過無痕,與往日“貼吧”時的盛況形成鮮明對比。

百度空間曾是中國互聯網最大的SNS社區之一,但是現在已經失去了聲響,在新浪微博與QQ空間的持續沖擊下,百度空間沒能與時俱進,而后期強制升級輕博客,導致用戶加速流失。

百度Hi也是百度的心血之作,作為一款即時通信工具,本來是想投入市場與QQ一決高下的,但由于用戶體驗不佳,再加上極高的用戶遷移成本,最終這款產品未能被推廣開就淪為了公司內部的邊緣辦公用品。

百度說吧為了增加其差異性,激進的引入“實名制社交”,這違背了中國互聯網用戶的使用習慣,也從側面證明了百度對用戶理解存在重大偏差。結果這款產品成了百度社交史上最短命的。

在這之后,百度開始入局垂直社交領域,寄希望于從中能夠產生出一款社交爆品,但是迄今為止百度依然沒有如愿。

2017年百度推出校園社交應用“正鯨說”,定位校園社交,但是未能撲騰出多大水花。

今年四月份,百度推出語音社交軟件聽筒APP,正式進入了社交領域。聽筒APP的主要功能是匿名社區、地圖社交、線上匹配好友。在當時并沒有太大的差異,后來也遭到了整改,疑似下架。

9月間,百度低調推出一款視頻社交軟件“一起吧”,定位也是在校大學生,企圖以工具側切入校園社交。但目前在蘋果應用商店已經找不到。

10月份,百度上線了名為“音?!钡腁pp,這款APP集合了語音交友房、秀場直播、附近的人、附近動態為一體,是一款泛娛樂直播+社交產品,目前尚沒有版本升級記錄。

可以看到,在移動社交領域,百度的打法很明確,就是要入局垂直社交賽道。但都百度始終沒能成功導流用戶,這些產品也最終難逃“死亡”的命運。那么,此次站在風口之上的“有噗”能讓百度社交上一層樓嗎?

03 興趣社區產品成為新風口,“有噗”PK飛聊誰更厲害?

根據艾媒數據2019年底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,網絡社交媒體在中國的滲透率已經高達97%,中國消費者平均每天在手機上花費的時間將近4小時,網絡社交媒體平均花費2.3小時以上。

社交是一塊沃土,巨頭們都在垂直社交賽道上暗自較勁。此次“有噗”主打的是興趣社區,以興趣交友確實好像踩中了年輕人的嗨點。

興趣文化是一群人約定俗成的一種行為模式,需要時間讓用戶獲得認同感。但是這條路并不是沒人走過,字節跳動就曾推出過一款興趣社交產品——飛聊。

這是一款集貼吧、微信、豆瓣等功能于一身的UGC興趣社區產品,其核心功能是“小組”也就是俗稱的“圈子”功能,有噗的挑戰小組與該功能類似,用戶可以在這里進行低門檻的互動。

但是飛聊后期由于監管不力,導致大量微商進入,廣告和低質內容霸占了小組的展示頁,嚴重破壞了社區的文化建設,用戶加速流失。如今,據七麥數據顯示,飛聊的日下載量在200左右徘徊。

與飛聊相比,在功能上,有噗缺少完善的聊天界面及紅包等輔助功能,用戶體驗受影響。除此之外,有噗的挑戰模式雖有創意,但缺乏后招,玩法多樣性不足。對于“喜新厭舊”的年輕人來說,如果沒有新的玩法去吸引他們,他們很容易就會流失。

而且,僅僅靠著“興趣”,用戶間的互動體系很難建立,優質內容也很難保證持續輸出。這樣來看,“有噗”的前景堪憂。

04 百度重心在短視頻,“有噗”只是試驗品很難突出重圍

與其他公司做新產品不一樣,百度的社交產品在宣傳上顯得“內斂”很多。

字節跳動做火山時,抖音出了很大的力。新浪推出圖片社交軟件綠洲時,微博上的明星大V門都在為其引流,阿里做淘寶特價版時,淘寶不停地給用戶發淘寶特價的紅包。巨頭們總是不遺余力的趣幫扶自己的新產品,而百度卻總是很低調。

對于旗下這些社交APP,百度的姿態都很高。這其實是因為百度的業務重心并不在于社交,早在2011年,李彥宏談起百度的社交戰略時就指出,百度要將社交與搜索整合。但信息的搜索是獨立個體的行為,與社交關系鏈并無太大關聯,這種戰略也阻礙了百度在社交上的投入。

但是近年來,百度的日子也并不好過,在核心的搜索領域,百度腹背受敵。騰訊不僅收購搜狗,還將”微信搜索”升級為”搜一搜”;字節推出頭條搜索;華為推出花瓣搜索;阿里推出智能搜索”夸克”。后來者勇猛,都想將搜索龍頭百度擠下去。

除此之外,移動社交APP也在不斷侵蝕百度的廣告市場,從2018年第二季度開始,百度的廣告業務同比增速逐步下滑:2020年第一季度百度營收為225億元,同比減少7%;2020年第二季度總營收為260億元,同比下降1%。

百度也在被迫改變,想要找到第二條增長曲線給自己增加籌碼。社交只是百度完善自己生態板圖的一部分而已,那么,百度轉變的重心在哪呢?

  • 一是加速搞短視頻。在快手、抖音忙著爭奪“短視頻第一股”之際,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將好看視頻與全民小視頻整合為短視頻業務部,希望形成協同效應,實現資源的高效調配和分發。日后百度系將推出更多短視頻內容,進一步將好看視頻將與百度App、百度貼吧、百家號、愛奇藝等百度系產品打通。
  • 二是加速搞電商直播。和短視頻一樣,百度搞直播也很遲。今年5月,百度CEO李彥宏表示,百度直播主要是挖掘自己的知識屬性,發展知識類直播,而不是做電商直播、游戲直播。10月底,百度又收購了YY直播的國內業務,以此來對抗來勢洶洶的抖快和騰訊。

總之,與聽筒、音啵,一起吧一樣作為社交細分賽道的探索者,百度并未對“有噗”進行引流宣傳。這也意味著在短時間內,“有噗”還是比較難出圈。但是在這一場賽跑中,不盡心的“百度”真的能坐等成功嗎?

 

作者:寧缺,微信公眾號:松果財經

本文由 @松果財經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,未經作者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CC0協議。

給作者打賞,鼓勵TA抓緊創作!
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
評論
評論請登錄
  1. 作為一個男人,問過身邊的男性朋友,對于短視頻這類的產品并不太感冒,短視頻和直播主要還是女性喜歡的,男性用戶更喜歡打游戲或者撩妹子,百度的社交產品起名確實挺俗的,也沒用過,宣傳推廣做的不好,作為產品經理我的想法還是在玩法創新,在別人已經在短視頻領先了,這時候就該另辟蹊徑

    回復
  2. 名字就叫的亂七八糟

    回復